工具书《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》

达尼埃拉・塔拉布拉的《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》是一本工具书,详细介绍了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中的主要作品。书中图片很多,文件很大(153MB),只有azw3格式。

荷兰国立博物馆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,馆内拥有很多闻名遐迩的大师级藏品。这些重要馆藏往往能够代表一个时期最重要的审美和历史价值。例如维米尔的《倒牛奶的女仆》、梵高的自画像、扬·斯丁的《快乐的家庭》和伦勃朗的《夜巡》。不过,馆内的其他藏品也能让您眼前一亮。博物馆还将所有的馆藏都数字化放在了网上,我们可以在线访问,通过高清图片欣赏它们。

参观一个博物馆还是展览,最重要的功课莫过于了解基础的背景资料,包括:历史、文化、艺术家生平、核心展品、展品来源等,这些信息在这本书中都能获取到。下面引用书中几幅名画的介绍:

《倒牛奶的女仆》扬·维米尔

在创作这幅作品之前,扬·维米尔刚刚完成三四幅同类型的画作,他力图探寻描绘时间定格画面的方法,利用人物与空间的准确关系营造出静止而永恒的场景氛围。这幅精妙绝伦的画作以一组明亮的静物为近景,笔触色彩浓厚,充满浓稠光亮的色块。维米尔技艺超群地呈现事物的真实面貌,使静物与女性熟练的动作形成完美的几何构图,共同构成朴素简陋的厨房一隅。明亮的光线透过窗户,投射在白石灰墙壁上,落在蓝色的代夫特陶瓷踢脚板上,又仿佛一块明亮的布面般笼罩在篮筐与面包上。灰泥墙上还遗留着一颗钉子和几个洞,这是招贴画被摘下后留下的痕迹。只有在这间房间内、站在这位家庭主妇面前亲眼观察,才能完成如此真实的作品。没人知道维米尔让这位主妇重复了多少遍倒奶的动作。画家通过肉眼准确捕捉到了牛奶倒出时的确切的白色色度,这也成就了画作最为巧夺天工的亮点。维米尔着力再现完全真实的场景,不做任何添加,也刻意回避了签名或其他能够立刻识别出他风格的画法。

《小路》扬·维米尔

画面中天空多云,光线昏暗——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。画家通过细致的写实观察完成画作,而非取材于文学或其他绘画作品。维米尔将视线投向小路一隅,大门的墙面刚刚刷了石灰,鹅卵石路面平行排列,却又略微参差不齐,孩童在家门前嬉戏,他们的母亲则正在缝纫,还有两个建筑中间的羊肠小道,一位妇人正在辛勤劳作,这一切仿佛是让人亲眼瞥见的真实街景。画家应是在自己位于代夫特的家中,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一景象,然而画家并不想明确指出地理位置,而是凭借高超的绘画技艺对其加以演绎。维米尔无意叙说故事,亦不关心他所专注观察的这片“几乎无所事事”的角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画家的绘画目的并不在于描绘砖头或砖头接缝处挤出的灰泥,也不在意一层窗户的木板接合是否紧密。他小心翼翼地在调色板上调出准确合适的色彩,一丝不差地还原了他视觉所感知到的画面。

《夜巡》伦勃朗

这张生动的大幅画作上带有伦勃朗的签名以及日期,它和其他5幅由不同艺术家创作于1639至1643年间的相似作品,一同装饰着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警察总部,总部位于在一座如城堡般的大楼里。这一系列的作品在1715年被转移到了新的市政大楼的大厅,这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大楼由雅克布·凡·坎彭建造。最后所有的作品又再一次在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的大厅相聚,它们排布在伦勃朗的杰作周围。也许直到今天,只需要一眼,我们就能清楚地估量出伦勃朗这位荷兰绘画巨匠,与其他才华横溢的同时代画家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别。描绘集体画的传统广为流传,这幅集体画描绘了荷兰城市里人数众多的警卫队的代表。警卫队的每个成员都准备好掏出约一百盾,以便以清晰可辨的面貌出现在节庆武装游行队中。一般而言,画家都会使人物排成一排,几乎一样高,注重外表上的相似之处,也注重军服、兵器、盔甲的豪华。伦勃朗则不然,他创造出了一种近乎戏剧式的生动场景:上尉站在最前方,他的周围是激动不已的连队,他们乱作一团,有的在明处,有的在暗处。

《迪尔斯泰德附近韦克的风车》雅各布·凡·罗伊斯达尔

水面刚刚泛过涟漪,这艘帆船在阳光下仿佛静止不动。白帆倒映在水面上,很快浓云密布的天空便刮起大风,将船帆吹得鼓了起来。在17世纪荷兰风景绘画的演变过程中,画家们笔下的地平面越来越低,人物描绘逐渐被自然风光描绘所取代。早期的风景画主要以刻画缩小的人物活动为中心,而自17世纪中叶开始,以近乎浪漫主义的手法描绘自然现象则成为主流,如黄昏、月光映照下的河流、瀑布、壮阔的云层等。18世纪,雅各布·凡·罗伊斯达尔在英国备受推崇,他的作品也为英国人广泛收藏,更启发了约翰·康斯太勃尔等画家。罗伊斯达尔通常描绘虚构的风景,然而这幅作品中的景色却是真实存在的,位于莱茵河与莱克河的交汇处,与乌特勒支相距较近。按照透视法,庞大的风车底部有所缩短,风车也成为画面的绝对中心:高耸的风车上,叶片迎向浓云密布的天空,俯视着其他建筑物与自然景观。画面右侧,连在羊肠小路上行走的三位妇女也驻足观赏这雄伟的庞然大物,张开的叶片仿佛使时间的流动都停下了


喜欢这本书就分享一下吧: